返回上级 >
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》发布,哪些数据值得注意?
来源: 时间:2020-05-24


摘要:报告总结提到了未来的发展趋势:降本增效和开源节流将成为2020年平台企业经营策略的首要选择。


前不久,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《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(2020)》,这是自2016年首次发布以来的第五份年度报告。


2019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为32828亿元,比上年增长11.6%;相较于2018年的41.6%的增长,增速放缓。2019年太难了,在共享经济领域依然成立。可以名正言顺刷锅给“大环境”,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,经济下行,任何行业都很难独善其身。


报告显示,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8亿人。2018年,这个数字是7.6亿。覆盖了中国大部分人群。


2019年8月30日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在京发布第44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据《统计报告》统计显示,截至2019年6月,我国网民规模达8.54亿人,较2018年年底增长2598万人。可以说,我国网民基本上都是共享经济的参与者,增长空间的天花板已经显现。


这也预示着,共享经济已经进入下半场,侧重点由增量转为存量。


共享经济平台发展初期,往往追求速度、用户规模、市场份额与融资规模,“烧钱”是拓展市场常用的手段。当然,这种手段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增量,抢占市场,争取头部的位置。随着增量空间缩紧,国内网民基本都是共享经济参与者,加之支撑这种手段的资本正在经历寒冬,2019年共享经济领域直接融资约714元,同比下降52.1%。所以,“烧钱”的手段将会慢慢淡出。



报告总结提到了未来的发展趋势:降本增效和开源节流将成为2020年平台企业经营策略的首要选择。


随着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,行业洗牌和格局调整的步伐也将加速,盈利能力也将成为可持续发展的“试金石”。


高峰时期网约车更贵了,共享单车价格普遍上涨,共享充电宝的收费价格也在明显上调……这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能够明显感受到的。共享经济平台从补贴实惠向价值升级转变,重点强调提供更优质的产品与服务。


在降本方面,平台更注重用工的合理与效率,用工更加灵活。灵活用工的概念也逐渐浮出水面,平台在灵活用工,个体在灵活就业。


共享经济在稳就业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。在整体就业形势压力较大的情况下,共享经济领域就业仍然保持了较快增长。平台员工数为623万,比上年增长4.2%;其中提供服务者人数约7800万人,同比增长4%。


2018年我国共享经济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7500万人,同比增长7.1%。平台员工数为598万人,同比增长7.5%。共享经济参与提供服务者已经成为了相对稳定的群体,拥有了庞大的基数。


共享经济推动了新就业形态的发展,由于共享经济灵活用工、弹性用工就业的特点,是的服务提供者能够以兼职形式获得收入,兼职就业成为共享经济具有代表性的就业形势。对于企业而言,在解决了企业用工的刚需前提下,灵活用工大量节省了人力成本,在业务高峰期可以快速实现用工匹配,在业务淡季无需养过多的“闲人”。



滴滴平台上的兼职司机大约占到九成,78.9%的兼职司机每天在线时间少于5小时;美团平台上52%的骑手每天工作4小时以下;爱彼迎平台上近九成的中国房东是兼职。


共享经济为社会特定群体提供了就业渠道,因共享平台就业的灵活性、包容性特点,许多残疾人,成为网络主播、设计师、培训师等。


除了直接就业的促进外,共享经济平台还能依托企业自身业务发展,带动上下游关联产业间接就业。滴滴平台创造包括网约车司机、代驾等在内的大约1200万个就业机会,还带动了包括汽车生产、销售、加油以及维护在内的630玩个简介就业机会。共享住宿领域,每增加1个房东就能带动2个灵活就业岗位。


36氪发布的文章《“个体户”崛起,灵活用工迎来新一春》在文内提到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对“个体户”很友好的时代,各种赋能型的组织和平台崛起,即便不依附组织,个体也能找到谋生之道:

知识型个体可以在知识付费平台卖课程;

资源型个体可以做金融、房产等领域的居间、经纪服务;

技能型个体可以在众包网站上接项目;

才艺型个体可以成网红、主播;

劳动型个体可以做外卖骑手、货车司机;


对于这些在共享经济平台从业人员,个体户的定义可能不太全面,个体户更相当于一个法律概念,即赋予每个从业人员的法律主体的定义。


百度百科里是这样介绍个体工商户的:个体工商户,指公民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,依法经核准登记,从事工商业经营的家庭或个体。个体工商户的登记机关是县以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。个体工商户经核准登记,取得营业执照后,才可以开始经营。


但是现实中,还有很多游离在体系外的“野生个体户”,他们并没有取得证照,比如外卖小哥、网红主播、家政保洁,所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更符合。



根据《韦氏大词典》,自由职业者是脑力劳动者(作家、编辑、会计等)或服务提供者,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人,不向任何雇主作长期承诺而从事某种职业的人,他们在自己的指导下自己找工作做,经常但不是一律在家里工作。


据《走第三条道路----与你一起做自由职业者》一书分析,自由职业者很少主动去创造就业机会,但也不会成为政府解决就业问题的“累赘 ”,他们拥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,同时也在遵守社会的基本准则。这样的群体在每个国家、每个城市、每个乡镇都存在,人群大体可以占到就业人口的四分之一至六分之一。


在国内,我们习惯把有工作的人员简单分为就业人员和创业人员,却不重视自由职业者的存在,甚至在很多眼里,自由职业与“不务正业”、“无业游民”划等号。但随着7800万人集结成的群体不断曝光,出现在每个人的身边,尤其是一些高收入自由职业者的光环效应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仔细阅读他们的故事。


其实许多工作岗位并不一定需要国家和社会提供,个人有责任首先管理好自己,能够自我雇用也是对就业市场的一个贡献,如果大批人都愿意这样做,那会大大缓解中国的就业压力。


在知乎上有就有提问“你是如何成为自由职业者的?”,这一话题有28万的浏览量,有网友在分享中认为:自由职业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,需要有有工作经验、有工作素养,有个人技能、有解决各种问题的能力,有坚定的毅力和自制力。


相对而言,自由职业者更需要个人具备综合素质,成为自由职业者或许很容易,但是成为一个优秀的自由工作者要面临诸多挑战。



中国的自由职业者究竟有多少?至今没有看到权威机构对这一人群有过全面的统计,这个数字绝不限于共享经济提供服务的7800万人。比如旅游行业的导游、志愿者、翻译员,比如会展行业的模特、演出人员、礼仪人员、摄影录像师,再比如线下培训机构的游泳教练、台球教练、健身教练、瑜伽教练、舞蹈老师,这些人很多都是自由职业者的身份。


但一些相关的人群所表现出来的特征,还是可以给我们带来许多信息。SOHO一族、个体工商户、“80后”的选择、网络时代的新职业,似乎都是对自由职业者的另类称呼,只要认识了他们趋同的一面,也就可以看到自由职业的新趋势。


通过报告所展示的数据,我们能看到共享经济带来的改变: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,且仍保持着较快增长;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,让生活更加便捷;助力产业升级,覆盖众多行业;改变工作方式,越来越多的个体加入自由职业者的队伍。


报告认为,2020年共享经济增速将因疫情影响而出现一定幅度的回落,预计在8-10%之间;2021年和2022年增速将有较大回升,预计未来三年间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10%-15%的区间。


未来共享经济的发展仍处在红利期,疫情带来的冲击只是短期的,一旦结束,被压抑和限制的消费与生产活动会回复,共享经济也会再现往日活力。

© 众薪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63717号-4